一叶知春秋

静静地,躲在繁华尘嚣的间隙,找寻宁静和自然,品味人生!

资中筠:我为年轻人被虚假历史蒙蔽忧虑得彻夜难眠

龙行印象:

iDigest:



    题记:   

    资中筠先生:"中国大学,特别是以北大清华为代表的名牌大学,招收的是中国最聪明的学生,却用充满谎言的伪史谬论来毒化摧残他们的大脑,让中国真正的思想种苗断后绝育,葬送中国的希望和明天,是招天下英才而毁灭之,这是伤天害理的行为!这是我忧虑得非常深的一个问题,有时一想起来,真是忧虑得我经常晚上睡不着觉。"
    
    郭世佑先生:"我的学生们受历史教科书的虚假知识误导,有时,你稍微要纠正他一下,意图改造他一下,他还要生气,我看他都这样了,没想到,我都不生气,他还生气……"  



    “青年人如果能独立思考,不随波逐流,能扎扎实实做一点对社会有用的事情,那就是有志青年了,我很高兴看到我身边有一些这样的青年朋友,如果他们这样的健康力量能多一点,能聚拢起来,国家和民族就有希望。”

    新京报:你如何安排自己的退休时间,学术研究、自由写作、社会活动各占多大比例?

    资中筠:我1996年退休后继续研究、写作,想补补课,我原来是学文学的,有好多社会科学的经典著作没有好好读,希望能安静地读一些经典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公共活动,每天我大概花6小时读书、写作,累了就弹几十分钟钢琴,弹钢琴时我很快乐,这是一生的爱好,钢琴能给我带来很多乐趣。

    新京报:你对目前的这种状态满足吗?

    资中筠:个人私生活上,我没有任何不满足的,我清心寡欲,衣食无忧。但我不能不关心外面的事情,这是种本能,我看到很多问题,看不到解决的方案,一想到民族前途,我就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新京报:你是一个喜欢美好事物的人,你的著作《锦瑟无端》、《闲情记美》反映您的审美趣味,退休后你有音乐,有钢琴,有书籍,为何要来管这些困难的事?

    资中筠:我本来想象中的退休生活是《闲情记美》那样子的散淡,但不知怎么回事,我就关心起那些感时忧世的事情来了,而且一旦关心起来就欲罢不能。我觉得在当前这个环境中,这些闲情逸致是很奢侈的。我精力越来越衰退,越来越觉得我来日无多,就想赶着把我想表达的东西多写一点出来。另外也受外界的推动,比如今天我就被推动着接受你的采访。

    新京报:有力不从心、沮丧想放弃的时刻吗?

    资中筠:当然,我经常沮丧,看得更明白,看到不满意的地方就越多,就越痛苦。我个人的力量又是很有限的。我不幻想,我写几篇文章有多大的作用,不过是扔一块石头在水面上,激起几个浪花而已。

    新京报:你在《斗室的天下》扉页上题词“人生不满百,常怀千岁忧”,当前中国你最忧虑的是什么?

    资中筠:每个时代都有代表社会良知和高层次的精英,能够支撑民族精神,在最艰苦的抗日战争时期都没有垮过。但现在整个社会太功利了,太趋炎附势了。

    新京报:你在书中说“一个民族的希望只能寄托于年富力强朝气蓬勃的年轻人。”你对年轻人有何期待?

    资中筠:我不想提出太高的要求,一定要为什么而奋斗之类,只期待青年人不要太趋炎附势、能守住底线,这个底线不要太低。另外,要对自己诚实,尽量不说假话。

    青年人如果能独立思考,不随波逐流,能扎扎实实做一点对社会有用的事情,那就是有志青年了,我很高兴看到我身边有一些这样的青年朋友,如果他们这样的健康力量能多一点,能聚拢起来,国家和民族就有希望。

    新京报记者 萧辉 编辑 李天宇

    主题摄影 新京报记者 侯少卿

    资中筠寄语新京报

    “我家里有新京报,每天都看,我觉得新京报还相对说来比较关心民间疾苦,还能报道一些真相。我希望新京报能继续关注民间疾苦,尽量反映真实情况。”

    同题问答

    1、新京报(微信公号ID:bjnews_xjb):你的理想是什么?目前实现得怎么样了?

    资中筠:小时候我最崇拜居里夫人,想做发明家,当然这是少年的梦想。长大以后,我所有的职业都是别人安排的,现在可以自己安排时间了,精力已经不济,所以能做多少算多少,很难说实现什么理想。

    2、新京报:在你的生命里,有哪些东西是你一直坚持的?

    资中筠:坚持做一个正直诚实善良的人。

    3、新京报:坚持给你带来最大的快乐和痛苦是什么?

    资中筠:坚持带来快乐比痛苦多,做一个正直的人晚上觉也睡得比较安心,整个人比较平静。

    4、新京报:如果能够选择,你希望让什么重现?

    资中筠:从学校开始,好好读书,做学术方面的研究。

    5、新京报:你最伤痛的事是什么?

    资中筠:对家庭,对父母很愧疚,跟他们划清界限,跟他们疏远,到最后也没能够跟他们很深地说开心里的话。另外就是老伴去世,对我是个很大的损失,有些话跟别人没法说。

    6、新京报:你的座右铭是什么?

    资中筠:我没有座右铭,现在我认为我能做到随心所欲不逾矩。

    7、新京报:你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?

    资中筠:没有好好读书,从20几岁到50岁之间,做实际工作的时候,如果我有心,业余的时间,还是有书可读的。

    8、新京报:你最看中朋友的什么特点?

    资中筠:诚实。

    9、新京报:能用一个词来形容你目前的心境吗?

    资中筠:用诗经的一句话来说:知我者谓我心忧,不知我者谓我何求。对于个人来讲,我很满足,无所求,对于国家民族,我忧心忡忡


评论
热度 ( 48 )
  1. 阳光zhourongweizhuhai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zhourongweizhuhai龙行印象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一叶知春秋龙行印象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一叶知春秋 | Powered by LOFTER